(新華視點·追蹤平度事件)
  火災命案背後“燒”出了什麼?——平度守地農民殞命事件追蹤
  新華網山東平度3月26日電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山東平度“3·21”火災事件進一步發酵。25日,7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圍繞火災背後出現的徵地矛盾,仍有諸多懸念待解。
  徵地“被代表”該由誰管?
  杜家疃村農用地塊125055平方米,從最初的上報“工業和教育用地”,到建設用地,再到商業開發——這塊被徵用的土地,“馬甲”幾經變身,終成房地產“項目”。
  一份簽於2006年8月20日的《土地征收補償協議》成為焦點。協議書中,甲方為平度市國土資源局,乙方為平度市鳳台街道杜家疃村村委會,代表為當時的村支書杜高基。
  徵地是否要征求村民意見?平度市國土局土地征收科科長袁延斌認為,“村莊簽了協議書,證明村莊同意徵地。”至於村委會是否征求了村民意見,不在國土部門的審查之列。記者看到2006年平度市報送給省國土資源廳的文件,內含《放棄徵地聽證證明》等材料。
  對於徵地事項,當地村民知曉多少呢?對此,記者採訪了李亞林、李國梁、李海軍、黃愛珍、李學友、杜永松等20餘名村民,都表示不知村裡要賣地的事情。一些村民說一直不知情,更不要說同意了,是村委會偷偷把地賣了。
  2013年4月,村裡廣播通知清點地上附屬物,村民李作新質問村幹部,對方說,“只是為了統計土地,沒有別的目的。”
  針對村民這一疑問,涉事村幹部始終沒有出面回應。不過,鳳台街道辦一位幹部認為,村裡應該通知了村民相關事宜,因為她帶隊下鄉時曾有村民一聽說徵地就不願讓幹部進門。不過,通知了多少村民、意見如何,時間長了,無據可查。
  一億的土地“蛋糕”誰“吃”了?
  平度市政府在官方微博中稱:圍擋土地中已有81.59畝(此次事件村民臨時搭建帳篷正處此地塊中)嚴格按程序公開出讓,土地供應手續完備。
  具體為:2013年9月經市政府批准對該地塊進行公開出讓;10月1日發佈《平度市國土資源局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拍賣出讓公告》。10月22日對該地塊進行拍賣出讓,青島成元天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競得該地塊。
  記者在這份平度市國土資源局國有土地使用權招拍掛出讓成交公示中看到:這一地塊土地用途為:城鎮住宅、商服;成交價為1.0315億元。
  為了給“項目”讓路,農民又獲得了多少補償呢?
  平度市鳳台街道辦回應,為了促進村民儘快“騰地”,根據平度市規定,對涉事地塊按照最高評估標準補償,取2.5萬元/畝標準補償,約有340萬元的青苗和地上附著物補償。
  土地征收安置補償費則爭議較大。杜家疃村兩委將安置補償費600餘萬元的80%,用於失地農民補償,人均僅獲得6800元的口糧補助。一些失地農民因補償標準過低未領取。
  賣地刨去上繳的各種稅費,按照平度市規定,土地出讓凈收益的30%歸村集體和村民所有。而目前,這筆1527.9萬元的“土地紅利”,至今未下發到村民手中。
  這意味著價值1億多元的土地“蛋糕”中,村民和村集體只能分得其中的四分之一。即便如此,村民仍不能足額領取,目前只獲得總計800餘萬元的補償費用,而這竟是以失去17年的土地承包權為代價。
  土地矛盾怎就拖到“炸”?
  2007至2013年初,涉事宗地沒有完成出讓,老百姓像往常一樣種植農作物。2013年8月,玉米最多再過半個月就可以成熟收割。然而,有關部門前來強制“推地”,和村民阻攔發生了衝突。村民拿著被毀壞的玉米大聲哭泣,地里的玉米、花生、大豆、果樹,悉數被毀。據村民介紹,他們打110報警,警察也出警了,但後來都沒了音信。
  此後,村民便通過網絡發帖、上訪、舉報等形式,反映當地徵地問題,徵地矛盾不斷升級。
  村民張秀香2013年打青島市市長熱線,詢問為什麼當年沒有糧食補貼時,才被告知自己的地早在五六年前就被賣掉了;
  2013年9月,村民李作軍向山東省國土資源廳申請關於被徵地地塊的政府信息公開;
  2014年2月,村民李國良、李亞林就徵地事宜向山東省人民政府行政覆議辦公室申請行政覆議……
  從杜家疃村委會2006年賣地至火災發生,前後歷時近7年,期間老百姓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但沒有一個部門出來解決矛盾,最終發生了縱火案的極端事件。
  三農問題研究專家中央黨校研究員曾業松認為,一些地方打著“公共利益”旗號隨意徵地,動輒廢除農民的30年承包經營合同,把農民從土地上趕出去。徵地的公共利益不明,信息不透明,隨意圈占耕地的現象就很難以遏止。(記者陳芳、蘇萬明、張志龍、王海鷹、劉敏、高潔)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yr96yriz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